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婚迷心窍:傅先生的心上宠妻 > 第614章 漫漫,我们结婚吧
    空气里没有任何焦糊的味道。

    傅清野盯着汤煲看了半晌,最终将目光收回。

    他转身离开厨房,朝着姜漫雪画室的方向走去。

    傅清野很少踏入这里。

    哪怕有时姜漫雪会因为工作的缘故,误了饭点,傅清野也只会在门外敲门提醒。

    因为在傅清野看来,画室是姜漫雪工作且赋予她灵感的地方。一般不经过姜漫雪的同意,他是不会轻易踏足这里的。就像姜漫雪不经常进他的书房一样。

    傅清野小心的给彼此保留着足够的私密空间。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姜漫雪不在的时候,进入她的画室。

    因为他记得,刚刚姜漫雪对他说,鸡汤之所以会糊掉,是因为她突然有了灵感,进画室去工作了。

    傅清野推开画室的门,里面的东西摆放的井然有序。

    姜漫雪平常用的画板就架在那里,上面蒙着防尘布,并没有被揭下来。

    空气里也没有颜料的味道。

    傅清野沉默的环视了画室一遭,然后直接走进去。

    画笔在每次画完画之后,都会被姜漫雪仔细的收起。

    傅清野很轻易的就能找到画笔所在的位置。

    他的手指轻轻拂过笔头,上面连沾过水的潮湿痕迹都没有。

    直到这一刻,傅清野才能确定下来,姜漫雪撒谎了。

    从鸡汤熬糊掉开始,就对他说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

    几乎是下意识的,傅清野拿出手机,想要拨电话出去,联系上姜漫雪。

    可是,指尖在即将按到屏幕的时候,他又顿住犹豫了。

    最终,傅清野还是垂着眸子把手机揣进了裤兜里。

    他将画笔放回原位,然后走出画室,轻轻带上了画室的门。

    傅清野重新回到厨房,煮了杯咖啡。

    他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端着咖啡回到书房,继续去忙他的工作。只是,盯着电脑屏幕的那双眼眸中,再没有了先前的温暖和笑意,剩余的只剩下失了温度的冷漠与冰冷。

    ……

    对于家里发生的一切,姜漫雪自然是不知道的。

    她坐在车上,捏紧了手机。

    在车子抵达市场的时候,就开门下车,对另外几人吩咐道:“你们帮我去这几家店铺买东西,买完以后回车上来集合!

    姜漫雪说着,把提前准备好的几张纸条发到跟着她的保镖手里。

    保镖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说:“东西可以我们去买,姜小姐您不然就在车上等着吧?我们保证很快就买回来!

    但是,姜漫雪却摇头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我说了要亲手买的。你们只要帮我把这些配料买齐就好了!苯└钦业亩际切┍冉显兜牡,然后,她看了看时间,不容置疑的提醒:“好了,不要多说了,快点去吧。我就在这附近把食材买好,你们不要耽误了时间!

    因为市场里人不少,又算是闹市,保镖们再看看往常姜漫雪买食材的店铺就在附近,也就没有再纠结,纷纷应了声就离开了。

    姜漫雪从车上下来后,对司机吩咐了几句,就走进了市场里。

    她在市场里绕了个圈子,避过傅家的那辆车,朝着不远处陆斯辰始终停在那里的车子走过去。

    拉开车门上车,姜漫雪利落的开口:“有什么话非要当面说?”

    陆斯辰侧头看她:“把地点定在这里,你准备晚上给傅清野亲手做晚餐?”

    “你到底有什么事?”姜漫雪皱眉,不答反问。

    “你以前在家里从来不做饭,什么时候也洗手做汤羹了?”陆斯辰垂眸,看了看姜漫雪纤长的手指:“我还以为你的手只是拿画笔用的!

    姜漫雪闭了下眼睛:“我做过,但你从没回去吃过。满意了吗?”

    她说着,侧头盯住陆斯辰。

    “有话你最好现在就说。我出来的时间有限,不是来听你说这些事的!

    陆斯辰停顿了片刻,仿佛是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蓦然开口:“以后你做的晚餐,我都会吃。漫漫,我们结婚吧!

    登时,姜漫雪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样,诧异的回头看他。

    “你说什么?”姜漫雪反应了一下:“你在开玩笑吗,陆斯辰!

    “我在说认真的!甭剿钩降谋砬檠纤,根本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然后,姜漫雪嘲讽的笑了笑,“我真是疯了,听了你一个电话,就赶过来,然后听你在这里发疯!”

    说完之后,姜漫雪就想拉开车门下车离开。

    但是却被陆斯辰在瞬间抓住了手腕。

    他的力气很大,钳制住姜漫雪的手,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放开!”姜漫雪愤怒的低吼,她的眼睛都红了,想要睁开陆斯辰的手,却无奈没有他的力气大。

    “漫漫,你能不能听我说完!”陆斯辰终于忍受不了,像受了伤的雄狮似的,维持着自己最后一丝理智,制止姜漫雪的离开,却也不想她因为自己而受伤害。

    “听你说什么,听你继续在这里发疯吗?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我都知道了!”陆斯辰打断姜漫雪,急吼吼的出声,“姜叔叔当年因为什么被抓,还有他是因为什么而丧命,你们一家因为什么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所有的原因我都已经知道了!”

    陆斯辰的话出口的瞬间,姜漫雪就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她原本还朝外倾斜的身体,已经顿住,然后,慢慢的靠回到车椅里。

    姜漫雪垂下眼睛看了眼他抓着自己的手,浅浅的出声:“我不走,你松手吧!

    陆斯辰知道,姜漫雪既然这么说,就肯定不会走了。

    他轻轻的松了手。

    就见姜漫雪白皙的手腕上,到底还是留下了几个鲜红的印子。

    姜漫雪长得白,皮肤薄,平时磕碰一下都会留下痕迹,更别说现在这么用力的捏住了。

    “抱歉!甭剿钩轿薮氲牡屯房戳搜圩约旱氖种,他低声道歉,“我一时情急……”

    姜漫雪的右手下意识的覆盖在泛红的手腕皮肤上:“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可这话并没有让陆斯辰有多高兴。

    他的眼神微闪,懊恼不已。

    而姜漫雪真的不怎么在意似的,只说:“好了,说正事吧!

    她看了陆斯辰一眼:“你刚刚说,你知道了!

    “是。我知道了。傅家利用和姜叔叔的合作走私运输麻黄素,栽赃姜叔叔私吞公司资金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比缓,陆斯辰看向姜漫雪:“满满,其实你也是知道的,对不对?”

    这次,姜漫雪没有否认,她点点头回了句:“是,我shu28.cc知道。我爸爸留给我的信里,已经把一切都说清楚了!

    “所以,姜叔叔给你留下的是他公司以前的账目?”陆斯辰稍微推测了一下,差不多已经猜到了一切。

    姜漫雪‘嗯’了声。

    “是。除了那个以外,还有一块地皮。就是最近我和阿野合作开发的那块!

    “那块地皮你不能交给傅清野进行开发建设!”

    这个话题说出来的瞬间,陆斯辰就情绪激烈的反对。

    姜漫雪疑惑的看他:“为什么?”

    陆斯辰想了想,发现告诉姜漫雪真相比瞒着她要好的多,于是他深吸了口气,缓和了语气说:“傅家老爷子身边有个叫关平的管家,你知道吧?”

    “知道!苯┘堑谜飧鋈,也记得他看向自己的时候,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目光。

    “他想反。想吞了傅家。他想联合我一起做这件事,所以给我交了个底。当年走私的那批麻黄素里,有一部分的货被吞了,不见了。当年那批货傅老爷子不知去向,关平也不知道踪迹,你觉得能知道踪迹的还能是谁?”

    陆斯辰这么问,让姜漫雪的脸色蓦然发白。

    她盯着陆斯辰,缓声说着:“是……我爸爸!

    “是!甭剿钩降纳舴⒊,“那批货不翼而飞,唯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东西被姜叔叔藏了起来。你们家这么多年所有的财产都被查收了,根本没有任何属于姜家的私产,就连现在这家公司,如果不是冠上陆家的名字,也根本不可能保留下来你的任何股份?墒撬嵌济挥性谌魏蔚胤讲榈侥桥醯暮奂。只有那块地皮!

    陆斯辰看向姜漫雪。

    “这些年,其实傅家那位老爷子一直怀疑那块地皮被姜叔叔放在了你或者你弟弟的名下,但是却怎么也查不到那块地的署名权是谁。关平说,是因为你们的名字被隐藏了;痪浠八,有人故意隐藏了你们的信息,让人根本查不到这块地皮的所有人是谁!

    陆斯辰的目光沉甸甸的:“关平透露,这人的背景应该不那么简单,毕竟傅老爷子还动用过京都的关系,也还是没查到。所以,这人恐怕也是京都的某位大人物。漫漫,你背后有人在有意的;つ。这可能是因为姜叔叔的缘故!

    “难怪!苯┑淖齑椒⒍,“难怪这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这块地皮的存在,也从来没有人来找过我。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个人是谁?”

    “不知道!甭剿钩揭⊥,“这不是我们应该去纠结的事情。他不出面,只能说明他只想在暗处。也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对抗背后那人的胜券。什么可能都有。但是漫漫,我们现在要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因为这块地的缘故,所以傅家那位老爷子,还有那位管家,怀疑他们不见的那批货,就埋在那片地下?”

    陆斯辰点头,眸中透出赞许的目光。

    他知道姜漫雪一直都很聪明,甚至可以说是一点就透。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后悔,或许以前真的是他错了。

    这些事情如果他没有从开始就瞒着她的话,或许他们之间也不会走到今天。

    “是不是?”姜漫雪见陆斯辰没有说话,反而盯着自己看,不禁皱眉多问了一句。

    “没错!甭剿钩交毓,强迫自己集中精神,不去想那么多前尘往事,继续延续这个话题,“他们是这么怀疑的。所以,这块地皮的开发权,你不能交给傅清野!

    姜漫雪没有立刻出声,她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慢悠悠的开口。

    “他们如果真的这么怀疑,从一开始就不需要考虑这块地的主人是谁,直接进去搜找了。怎么,他们这么遵纪守法,从来没有去搜查过吗?”

    这话可以说是问的相当的讽刺了。

    陆斯辰以前从来不知道,姜漫雪也可以这样扎手,浑身是刺。

    甚至连说出来的话,都一概温软的腔调,只要一个浅哼就能听出她的不屑与嘲讽。

    “他们自然不会什么都不做。这些年他们前前后后去找了很多次!甭剿钩教玖丝谄,“你还记不记得曾经有人传出过,那附近有宝藏的谣言?之后就有报道称,那块地被市民寻宝去挖掘了!

    姜漫雪恍惚间想起好像是有那么回事。

    只是当年她一心都扑在陆斯辰的身上,根本没怎么注意和上心过。

    “嗯。所以,当年那是他们派出去的人!

    “不只是他们派出去的人,就连谣言也是他们放出去的!甭剿钩街迕嫉溃骸拔抑懊幌肫鹄,最近细想才想起这其中的关联。你以为他们没找过?他们只是无功而返罢了!

    姜漫雪看了陆斯辰一眼:“既然没有找到,那就说明东西不一定真的就在那块地里。这开发权给谁,又有什么区别?”

    然后,姜漫雪深吸了口气。

    “还是说,你不让我把开发权给傅清野,就是因为他姓傅?”

    “没错陆斯辰丝毫也不迟疑,给了姜漫雪肯定的答案。

    “就是因为他姓傅,他是傅家人。漫漫,你怎么知道傅清野他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当年的事?如果他知道呢?如果他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你,自始至终,就是为了那批不翼而飞的货,你要怎么办?”

    姜漫雪不爱听这样的话。

    陆斯辰的话俨然是惹火了她。

    她压抑着怒气反驳:“我不是傻子!陆斯辰,我会被人伤害一次,可不代表我会被伤害第二次!我有眼睛,可以自己去看!而且,我们现在说的还只是可能!你怎么就能肯定,那批货就在爸爸留给我的地里!”

    然后,陆斯辰深深的看着姜漫雪,一字一顿道。

    “很简单,因为他是姜叔叔,他是姜正阳!”

http://www.www.jzmlmj.com/5_5320/5950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www.jzmlmj.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ww.jzmlmj.com/
日本av网站